今天是:

中国政府网|湖北政府网|繁体|无障碍

2022-11-11 16:11  |  湖北日报

湖北日报:上艇!听听1460天的护湖故事


走近杜公湖湖岸,一辆巡逻汽艇从湖中驶来,身穿绿色马甲、肤色黝黑的驾驶员站在艇上,一群上下翻飞的候鸟紧紧跟在艇后,好似在湖面上拉出一笔沾着水汽的花鸟图。

站在艇上爽朗大笑的正是柏泉街的民间河湖长冯红军,他身后挂着一个大袋子,装着他巡湖时捡到的垃圾。

围着湖岸 从清晨巡到日暮

早晨5点30分,冯红军起床洗漱,从他家的窗户看出去,不远处正是在晨曦中苏醒的杜公湖,随着太阳逐渐升起,湖面波光粼粼,一片属于“原始森林”的绿开始显露颜色。

骑上自己的电瓶车,冯红军成为了杜公湖每天早上迎接的第一位“客人”。

“趁现在还没人,我先开汽艇去巡一遍湖。”说着,冯红军就启动汽艇,拿上长夹,提好垃圾袋出发了。

在这片2935亩的水域上,驾驶巡逻艇巡上一整圈需要40分钟,巡完湖后,首批晨练的居民正好到来,这是冯红军算好的“时间差”。

“杜公湖周边有两条路,银柏路和外环高速,我每天早晨巡湖就是在湖面上收拾从路桥上飘来的垃圾。等我巡完湖上岸,就正好可以遇到来锻炼的人。”冯红军一边说着,一边快步上前捡起刚刚落在地上被用过的纸巾。

这就是冯红军每天的工作。

自2018年东西湖区启动杜公湖水质提升工程以来,他就主动承担起了巡湖工作,不仅要清理垃圾,还要劝导偷钓和捕鸟行为。

志愿工作没有报酬,但在冯红军的眼里,让杜公湖保持繁花碧水的美景就是他最大的成就。

在冯红军的带领下,四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他一起组建起了绿道环境保护小队,他们四年如一日的围着杜公湖找垃圾,只要发现有大型垃圾和死鱼现象立马拍照发给冯红军,再由冯红军上交街道河长办处理。

不仅如此,冯红军的妻子在退休后也跟随他一起巡湖,就连家中的两个小孙子也总是主动邀请他一起出去“捡垃圾”,冯红军笑道:“我相信多一份坚持就多一份力量,大家都参与环境保护,湖泊水环境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露营热席卷全国后,环境优美的杜公湖成了热门打卡地,每到节假日就有大批游客来这里露营。为了保障良好的环境卫生,冯红军几乎每天都要到杜公湖巡逻三次以上,已经54岁的他,双脚经常走到浮肿。

湖边长大的汉子 变身护湖卫士

“我经历了杜公湖的三个阶段。”提起杜公湖,冯红军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据了解,尽管杜公湖是一个郊野湖泊,远离工业区,无工业污水污染,但还是一度成为了“病湖”。

随着渔业养殖的兴起,上世纪的80年代,杜公湖周边兴建了许多鱼塘,周边的村民纷纷加入到养殖大军,年仅19岁的冯红军也成为了其中一员。

“当时时兴奶鱼结合的养法,岸上养奶牛,把奶牛和一些家禽的粪便排入杜公湖的鱼塘里来养鱼。其实那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吃资源饭。”冯红军回忆,那个阶段的杜公湖湖水腥臭、水质浑浊,湖面几乎没有透明度,周边连一只鸟都看不到。

湖泊水体持续恶化,杜公湖不堪重负,导致水域面积严重萎缩,水质长期处于劣V类。

“我儿子从小就不喜欢到湖边去,我突然就觉得很难过。”出生于1968年的冯红军从小在“野生”的杜公湖边长大,对这片湖泊爱得深沉,他指着某一处对记者说道,“我小时候就是在湖里泡大的,这里每一处都有着我的人生印记。”70年代的杜公湖湖水十分清澈,他最爱的事情就是夏天到湖里游泳。

2014年,杜公湖获批国家级湿地公园试点建设,2016年,东西湖区开始规划建设湿地公园,退渔还湖势在必行。

面对渔业养殖带来的稳定收入,冯红军丝毫没有犹豫,第一个在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部分养殖户不肯接受,冯红军就主动上门游说,不厌其烦的跑到大家都同意为止。

正是凭借他对杜公湖的热爱和维护,2018年,冯红军成了一名民间河湖长。

2019年8月,武汉市人民政府下发《武汉市河湖流域水环境“三清”行动方案》,东西湖区全面展开水质提升工程。

在面对工程阻力时,冯红军对工作人员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你们只管治理,其他的事我来办。”他说到做到,开始每天在湖边巡逻,提醒大家不要乱扔垃圾,在夜里去逮夜钓的人,甚至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挂在岸边,一旦有紧急事件随时都能联系到他。

这一坚持就是四年,1460天一天不落。

如今的杜公湖,放眼望去,沿岸的美人蕉、菖蒲、水葱等挺水植物错落有致,湖面水域宽阔,湖水碧波荡漾,水里的苦草、马来眼子菜、狐尾草等沉水植物也清晰可见。

微风徐来,水面泛起阵阵涟漪,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泥土气息。

“春天有蛙鸣,夏天有萤火虫,秋天冬天有候鸟,这是一块宝地。”冯红军遥遥指着湖中岛感慨,他相信杜公湖的未来一定会更好。

爱屋及乌 将巡逻艇当成伙伴

冯红军有一个搭档,那就是每天跟随他一起巡湖的巡逻汽艇,“这个艇是区里发的,全区只有两个,一个在金银湖,一个在我这里。”

这个汽艇是冯红军的“心头肉”,每天巡完湖,他都会仔仔细细把汽艇清洗干净,牢牢的拴在湖边,除了鱼和鸟,谁也不能动这艘汽艇。

因为汽艇是敞篷的,风吹日晒,艇内总有磨损,冯红军总是自己买油漆,一点点的修补。

“我最怕梅雨季。”冯红军告诉记者,每当梅雨季来临,他总是放心不下自己的那艘汽艇,因为汽艇是敞篷的,艇内积水容易沉艇,而尾部的马达一旦浸入水中就会泡坏,所以每年梅雨季都是冯红军最操心的一段时间,“睡不着觉,半夜爬起来去看我的汽艇,一晚上能跑三四趟,有一回雨实在太大,我就守了一整夜。”

在冯红军看来,这艘巡逻汽艇是他在巡湖过程中最重要的工具和伙伴,只有这艘汽艇可以带着他深入杜公湖深处,清理湖心和鸟岛的垃圾,打捞死鱼和烂叶子。

冯红军深情地摸着这艘汽艇:“未来还有很多年,我还要和它一起守护杜公湖,一直守到我走不动为止。”


(转载自湖北日报)


 已阅 0  打印   下载   关闭 
关联文章